西區17C

台灣人,產量極低的寫手,文學與藝術本命,最近發現翻譯也很有趣w
DC一直線,Dick Grayson 、Jaydick本命。
绿红、KTK、BSB……基本上蝙蝠家中心w

Everywhere 無處不在 (Double Play前傳)

隨緣走這邊

警告:

Dick與原創人物的情感與性關係提及
性工作者設定
AU:Dick Grayson從未遇到蝙蝠俠,從未成為羅賓。

說明:
本篇是Dick中心合本《Nights belong to Nightwing》中Jaydick篇〈Double Play〉的前傳,採用合本共通的設定:迪克從未被布魯斯收養,有著雙重身分,性工作者與蒙面的英雄夜翼。
合本內容還不能釋出,但因為這篇是以無料形式發布的,和主催安陵確認過可以先釋出。

主催LOF
合本中國代理

前傳是Dick如何變成〈Double Play〉中那個樣子的故事,可能會造成對DP的錯誤期待,因為風格相差很多……
如果以上都沒有問題的話,讓我們開始吧:


       @中餐館
        他又被抓回來了。

        當他正哀求小巷裡中餐館的老闆網開一面,讓他偷偷地在廚房裡洗碗,不支薪也沒關係,讓他能睡在櫃檯後面的地板,能吃客人剩下的菜餚果腹就很好了。但老闆不肯冒險,他太年輕了,連童工都稱不上。

        然後他就被「養父」找到了,一個巴掌搧得他頭暈目眩,耳鳴還沒消去又被狠狠踹到地上。這不是他第一次逃跑了,而只要他能挺過回到「家」後的另一頓毒打和接下來幾天的飢餓,這就不會是最後一次。

        他就是沒辦法待在那個屋子裡,那對夫妻靠「收養」兒童從社福機構撈錢,然後把孩子們當畜牲對待。其他幾個孩子也逃跑過,但附近的人家全都認得他們,恐怕都和他的養父母是共犯了,於是他們從沒成功過。

        其他人已經放棄了,但迪克堅持。他是格雷森,飛翔的格雷森永不墜落。他不能被關在這狹小的牢籠裡,既然他無法忘懷天空。



        @ 頂樓樓梯間
        迪克的臉緊貼著骯髒的地面,就在他眼前五公分處黏了一塊已經變成黑色的口香糖,上面還黏了不知道什麼的毛髮--希望只是口香糖。他的手腳在身後被束帶綁在一起,嘴裡塞著廢紙團,那些拿他取樂的校園惡霸就這麼把他丟著,愉快地去吃午餐了。弗雷德上周被送進少管所,現在學校裡正亂著。迪克不會說他們是群龍無首,因為這些人全都是只能在校園裡裝模作樣,到了街上連個屁都不是的渣漬。但他確實為弗雷德被抓的事情感到可惜,那天下午他勸過他別去探頭探腦,現在他得重新找個擋箭牌了

        他清楚自己有多容易成為目標,有著漂亮臉蛋、優異成績和離奇身世的轉學生,不給個下馬威說不過去。一開始他有些太衝動了,但很快地發現打架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他在家裡受的傷就夠多了,而他確實還有許多優勢可以利用。

        派崔克和他的小弟們沒發現他在鞋裡藏了小刀,稍微費了點勁就掙脫了--每到這種時候他就特別感謝自己的柔軟度--午休時會有糾察巡邏,他們不會冒險回來折磨他,迪克不清楚他們有什麼計畫,甚至是有沒有計畫,但他猜想放學前派崔克不會回到這裡。現在他可以在這個陰暗的樓梯間躲到午休結束,好好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他並不看好派翠克會是下一個大佬,但還是需要拿到他的把柄,以保障暫時的安全。



        @ 圍牆上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翹課,儘管他在來到這間學校的第一個月就不指望老師能幫他脫離困境,他還是很注重課業。養父母根本不在乎他拿的是A+還是F,只要別被退學、別進少管所,別給他們添麻煩就行了。學業是迪克少數可以努力的事情,況且他也需要轉移注意力。再說這所郊區學校爛歸爛,還是有些獎學金--雖然迪克覺得不用多久就會被校長或總務主任巧立名目吞掉了--迪克偽造了養父母的簽名,在聯絡方式欄填上了麵包店老闆的電話再付他封口費,退一步來說,要是迪克的養父母知道了這筆錢,老闆娘也會知道五金行的拜爾小姐化了妝有多花枝招展。

        現在他將所有積蓄帶在身上,坐在離地兩公尺半,垃圾場的圍牆上,對普通中學生來說或許太高了,但還難不住迪克。他花了三個月調查學校各處和街道上的監視器與突破口,還要瞞著不讓艾歷克斯發現他要走。這兩三個星期事態才剛穩定下來,但他又不是想做什麼國師或樞機大臣,讓惡霸們狗咬狗,換取無辜的學生免於受害是很好,但離開這個環境才是他的首要目標。總之就是這裡了,翻出這道牆,他就再也不會回來了,生活也將大大不同。

        他抓緊了圍牆,感受手底粗糙的觸感--著地後他若無其事的走進最近的小巷裡,換上從失物招領處撿來的便服,把所有能查明身分的物品:衣物、書包、皮夾……全都扔了,只留下現金,塞在外套內側的暗袋裡。他戴上鴨舌帽和兜帽,小心地從小巷另一側混入人群。        

        現在在社會局監管下的理查德格雷森已經不復存在了,他還沒有目的地,只知道要在那對夫妻發現前,離這裡越遠越好。


        
        @ 猶大(酒吧)
        迪克整理餐具到一辦注意力就飄到正在為客人點餐的溫蒂身上去了,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黏在溫蒂蓬鬆的紅髮和圍裙帶出的腰臀曲線,直到被叉子扎了一下才回過神來。他趕緊望向吧檯裡的唐尼先生,正和熟客老約翰聊得興高采烈,暫時不會發現他的心不在焉。酒吧老闆有些喜怒無常,但既然願意收留身無分文還來歷不明的小夥子和因為懷孕而被退學的女高中生,應該不會為談戀愛這樣雞毛蒜皮的事就要他們捲地舖滾蛋,但不認真工作就是另一回事了。

        溫蒂經過時伸手打了一下他的屁股,迪克回頭對她笑了笑,感覺心底正不斷冒出粉紅色的氣泡,咕嘟咕嘟直作響。前天晚上他們才拉拉扯扯的進了她的房間--趁她爸媽去邁阿密拜訪親戚--他們面對面倒在床上,給彼此很多很多親吻,額頭、臉頰、頸項、鎖骨和嘴唇。溫蒂告訴迪克她背上的胎記如何害她在游泳課時受盡嘲笑,迪克則一一講述他身上的疤痕從何而來,躲地痞、躲警察、校園霸凌、養父的家暴,和更早的,那時他還在馬戲團裡……當溫蒂講起她是如何意外懷孕,她那混蛋的前男友和不知道在哪裡的孩子,她的眼淚就止不住了,迪克只能盡力安慰她,直到她沉沉睡去。始於親吻終於淚水,依舊是個美好的夜晚。

        迪克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他逃了近半年才找到這個容身之處,但他不可能在唐尼先生的酒吧工作到三十歲,也不想加入幫派。現在的生活雖然稱不上好,但也不差,和溫蒂的關係讓這間破酒吧變得更令人留戀。唐尼先生是個好人,雖然神經兮兮的,還對手下的服務生管教甚嚴,但在這龍蛇雜處的三不管地帶,他也算是萬裡挑一。有傳言說他本來是高中的社會老師,卻因為學生的不實指控而丟了工作、斯文掃地。即使在開了猶大(在知道唐尼先生的背景後,迪克一直很欣賞這個反諷。)之後,他仍致力於教育,溫蒂和陶納德懶得理他,但迪克卻很願意聽他講聯邦制度的利弊與三權分立的運作方式,下班後他有時也會進到唐尼先生的書房,即使生活拮据,他買起書來可一點也不小氣,政治、經濟、社會,甚至是心理學,迪克覺得他可以在讀完唐尼先生的藏書後再開始計畫下一段逃亡。
        


        @ 髒橄欖(酒吧)
        髒橄欖比猶大吵鬧多了,客人中危險人士的比例也高了許多。迪克在舞台上,一邊表演一邊觀察角落的小毒販兜售大麻和安非他命。老闆麥可在黑白兩道都很吃得開,平時警方怎麼搜查也不會來髒橄欖,但要是非搜不可,麥可一定會先趕走該走的人,卻也不會讓條子空手而回,大家是知道的,要是你在麥可的店裡被條子帶走,就表示你在道上已經沒得混了,蹲苦牢至少管飯。

        麥可是這一帶的和事佬,誰都不想也不敢得罪他,因此當麥可到猶大挖他去跳舞,儘管捨不得原本的生活形態,他還是答應了。(他和溫蒂的戀情在那之前就結束了,並沒有像他想像的那麼長,但他也沒像想像的那麼傷心欲絕,誰知道呢?)

        在髒橄欖裡讓他覺得自己像是又回到了學校,差別只是這裡的惡霸是真的惡霸,以及淘氣好動的下場不是家長到校長室走一趟,而是被帶出酒吧,聽著其他人打賭你會斷幾根肋骨又剩幾根手指。但暴力還嚇不倒迪克,他依然有副漂亮臉蛋,甚至更加伶俐狡猾,況且麥可的規矩定得嚴格,髒橄欖是布魯德海文東區的停火區,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迪克不碰毒品,但確實嘗試了一點新玩意兒,他上個星期剛和酒保李奧上了床,亮棕色的頭髮和綠眼睛,在二十美元一晚的破爛旅館裡。他現在就能感覺從吧檯傳來的灼熱視線,但似乎不只一道,也不只從吧檯。

        還能說什麼呢?他終究是個馬戲團明星,並且非常想念舞台。



        @ 白教堂(酒吧)
        迪克一走出後場就看見了那個男人,灰白相間的頭髮,右眼帶著眼罩,坐在吧檯旁靠窗的位置,能夠綜觀全場而且,迪克絕不懷疑必要時他能直接砸爛那扇窗逃出去,或更可能的,追出去。

        他的氣質比迪克見過的任何人都危險,現在酒吧的客人裡還有一個大佬,兩個中階幹部和一個傳說是從高譚的黑門監獄逃出來的通緝犯,但他仍然像烏鴉群裡的老鷹那樣奪人眼球。

        於是迪克走了過去,也不顧自己剛卸完妝,還濕著頭髮,跟吧檯拿了兩杯長島冰茶就在那男人面前坐下,將酒推上前,一邊笑道:「第一次來這嗎?我是羅賓。」



        @ 枕頭邊
        「我可以給你一切你想要的。」男人伸手將他攬進懷裡,在他耳邊低語。

        「但你不會給我自由,不是嗎?我有工作能養活自己,史萊德,你別想用錢綁住我。」他翻過身,手掌摩娑著史萊德背上的傷疤,其中幾個曾經是血淋淋的彈孔。

        「我要讓你失業再簡單不過了。」

        「但你不會。你以為說這麼幾句就能嚇到我?我認識你多久了?三天?」他勾起笑容,看到史萊德的眼睛亮了,他就是喜歡這些不是嗎?反抗和挑釁。

        他舔了一下男人的嘴唇,又道:「我們怎麼又在討論這些呢,威爾森?你為什麼不再來把我操進床裡?」

        「那些破酒吧會讓你跳到幾歲呢,格雷森?」男人將他的雙手扣在頭頂。

        「不如將我列入你的遺囑吧,『每天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先生?」



        @ 髒橄欖(酒吧)
        他在表演結束後被攔下來問了「一晚多少?」,那瞬間除了他除了疑惑之外沒有別的情緒,還想了想是問表演的價碼嗎?他可沒有時間再多跳一間酒吧。但看著男人晶亮的眼睛,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猶豫和退縮,又隨即想到史萊德給的錢他從來都收的毫不心虛,那麼好像也沒什麼不一樣了。

        雖然沒在賣,但憑著對周圍的觀察,他清楚行情,接著他卻盤起手臂,仰起下巴,整個人靠在牆上帶著微笑拋出了三倍的價格。至少不能低於史萊德給的,不是嗎?而且人總要勇於嘗試。

        而對方接受了,於是羅賓也接受了。



        @ 芝加哥
        比起六年前逃出那對夫妻的屋子,這次他逃得更遠了,一路逃出了布魯德海文,來到了芝加哥。但他又能做什麼呢?去應徵個工作,在履歷上寫著中學肄業,曾任酒吧侍者、舞者與伴遊(那還是最體面的說法了,在不說謊的前提下)?於是他閒晃了半個下午,還是進到看著順眼的酒吧裡,打算試著和酒保攀攀關係,碰碰運氣。

        花費三杯調酒和恰到好處的讚美,酒保終於鬆口表示會幫他跟老闆講講看,就在這時,一個男人忽然在他身旁坐下,和酒保點了一杯螺絲起子,打斷了迪克的道謝。

        這時迪克已經有點微醺了,正想指責對方無禮,卻在看輕那男人的樣貌後勾起笑容。紅髮綠眼、二十歲上下,身材無可挑剔,簡直理想。儘管有副好皮相,男人看起來還是狼狽極了,疲憊的神情、被鴨舌帽壓亂的頭髮、隨處可見的夾克和長褲再搭上一雙耐走但磨損嚴重的鞋,迪克知道他和自己一樣在逃亡,甚至都不用問。為了不嚇跑獵物,迪克小心翼翼地放餌,再輕手輕腳的收線,他花那麼多時間和史萊德周旋,只讓這些手法更加精湛純熟。

        再說,他要的不過是一晚歡愉。



        @天花板夾層
        迪克回到史萊德買給他的公寓,安靜、寬敞,還不會有人問東問西,但他在五個街區外有自己租的小套房,這個公寓只是個中途休息站,或是預防特殊情形,例如現在。

        一打開門酒臭味就撲鼻而來,地上到處都是空酒瓶和菸蒂,而床上是一隻昏睡中的羅文蘭斯,他把在芝加哥的豔遇撿回來了,完全不在計畫之中。電視新聞正報導著布魯斯韋恩又一次在極限運動中受傷,螢幕的藍光和女主播輕鬆的語氣,在昏暗的房間裡感覺有些諷刺。羅文看起來睡得不太安穩,床頭櫃上有一包白色粉末,還撒出了一點,迪克不確定那是古柯鹼還是安非他命,也不想去檢查,只是捂著鼻子打開了窗戶。

        拉開窗簾後房內明亮多了,現在是下午兩點半,羅文卻把這裡弄得像凌晨四點的夜店包廂。忽然他注意到了衣櫃上方的天花板被推開了,上一次他來這裡時還好好的,老鼠沒那麼大力氣,如果不是有人闖進來或是史萊德的某種花招(那也太過顯眼了),就是羅文打開了它,無論哪種迪克都必須一探究竟。

        他在天花板的夾層裡發現了兩把弓、一個箭桶和全套戰衣,而新聞正報導星城首富奧利弗奎恩的養子失蹤進入第三個月。

        躺在他床上的這個醉鬼(或毒蟲)是羅伊哈珀,又稱軍火庫。

        迪克想起羅伊和他講過他與父親的衝突,想起終結者喪鐘,想起這爛得比下水道的鼠屍更加腥臭的城市;想起高譚的蝙蝠俠;想起他在巷弄間打滾,在髒橄欖、在白教堂、在猶大,從各式各樣的人身上、從唐尼先生的藏書中、從新聞裡學到的,他終於有了下一個計畫,而這次終於不是逃亡。



        @ 屋頂上
        迪克又被喪鐘摔了出去,他抹去嘴唇上的血,調整站姿,開始下輪進攻。

        史萊德是個好老師,並且充分了解迪克的好勝心和極限,他能讓訓練變得像一場刺激的競賽。而迪克學得很快,史萊德一直知道他有潛力,但直到第一次訓練他才發現從前的自己有多麼愚蠢,格雷森永遠能讓事情變得更有趣,他怎麼能讓那些時間白白流逝?

        「只要讓我倒地一次。」

        「你不用、一直重複!」迪克閃過了一個虛招,心裡知道不好,立刻被喪鐘抓著右臂使了一個過肩摔。

        「你想好名字了嗎?雖然我看那天還遠得很。」

        「這只是時間的問題,威爾森。然後,是的,我想好了,名字是夜翼。」


fin.

這隻迪克有比較像爪爪嗎w?
前傳和正篇中都藏了後續構想的關鍵字,歡迎大家猜猜看w(但是不一定會寫←
「羅文」Rowan是花楸樹,找了個R開頭,意思是某種樹木的名字來跟Oliver相對(X)Lance是Dinah的姓氏,Roy隨口編的假名卻證明他就算逃家也不可能真正離開啊ww(作者的惡意
正篇真的是Jaydick請相信我←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