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區17C

台灣人,產量極低的寫手,文學與藝術本命,最近發現翻譯也很有趣w
DC一直線,Dick Grayson 、Jaydick本命。
绿红、KTK、BSB……基本上蝙蝠家中心w

四小鳥無CP〈偵探的五個條件〉-下

去年Etrus桑主催的迪克75周年紀念合本稿件釋出

四小鳥無CP(可能有點Jaydick和Sladin暗示(或是Alldick?(大家自由心證w)
Bruce和Selina在交往。
提及提姆和史蒂芬w

上篇連結

番外連結

 

以下正文:

 

    條件四:隨機應變

    「『哈維叔叔,你喜歡——』喔幹!」杰森捏著嗓子模仿達米安剛剛的問句,還沒說完就被小惡魔狠狠踹了阿基里斯腱。

    「杰森你不要鬧他了,達米安表現得很好。」迪克朝杰森笑了笑,示意他開車鎖。

    「是啊、是啊。」杰森怪腔怪調的答應,一邊坐進駕駛座。

    「開你的車,蠢貨。」

    接下來是潘蜜拉艾絲利,花店老闆娘。

    瑟琳娜對她那晚的描述是:少見的主動摸了鑽石。

    一路上杰森和達米安仍是不斷拌嘴,迪克也沒阻止,他想這或許是他們交流感情的方式。但反觀提姆卻有些太安靜了,雖然他平時也不聒噪,但錯過這麼多落井下石的機會實在不像他。

    「提米,你睡著了嗎?」迪克幾乎將上半身平轉了一百八十度,越過椅背看向後座的少年。杰森用眼角餘光瞄到他的姿勢,覺得脊椎都快斷了。

    提姆從手機的螢幕光里抬起頭,一邊鬆了鬆肩頸關節一邊回答:「沒,我只是在破解杰森的手機。」

    「你什麼?」杰森快速地回頭瞥了一眼,然後當機立斷的將車停在路邊,解了安全帶就罵咧咧地轉身去撈自己的手機。

    平時和提姆關係緊張得隨時都要殺死對方的達米安這時卻見風轉舵,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一邊幫著提姆守住手機一邊喊著:「快點,德雷克!把他的簡訊全都唸出來!」

    「提姆!」迪克乾巴巴地喊了一聲卻沒說下去,道義上來說他應該要阻止這樣侵犯個人隱私的行為,但這顯然不僅僅關乎道德。

    生存或是毀滅?這是個問題。

    「我肏你的,迪基鳥!」杰森現在已經整個人翻到後座和達米安扭打,見迪克隔岸觀火便衝著他罵:「你們這群人全都瘋了,以後拿刀子架在我脖子上都別想要我在跟你們往來!」

    「別這麼說嘛,杰伊。」迪克乾笑著,試著找出合適的措辭:「提姆他……只是好奇,這是他表現關心的方式。」

    「好奇?才不呢!好奇應該多去看看探索頻道什麼的,他是個喪心病狂的小瘋子!」他手肘頂在達米安的肋骨,又道:「還有這隻也是,他到底都學了些什麼?他是什麼?迷你忍者嗎?這不正常,迪基鳥,完完全全不正常!」

    「啊。」

    在迪克再為他們辯護前,提姆發出了一個不具意義的單音,讓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提姆飛快的瀏覽著螢幕,達米安甩開放棄掙扎的杰森湊了過去。迪克給了杰森一個歉意的眼神,準備爬過去一起看時卻被杰森一把攔住,「沒什麼你可以發現的。」

    語音剛落,就看提姆和達米安神色驚恐的向兩人望過來,提姆嘴唇發顫地問道:「你……你是個職業翻譯?」

    「是啊,」杰森聳聳肩,「現在滿意了嗎?快把手機還我,你個小混蛋!」

    「咦?你們認識他這麼久了都不知道啊?」迪克趴在椅背上,看著提姆僵硬地把手機還了回去,心底有些失望,還真如杰森所說沒什麼新的發現。

    「我一直以為他是修車廠的技工啊……」

    「沒稿子的時候會去打點零工。」杰森把迪克按回座位上,自己也重新坐上駕駛座,沒忘記把手機收好,點了支菸,發起引擎繼續被打斷的路程。

    「對了,反正提姆回去一定還會查,杰森的大學母校是--」

    「閉嘴!」

    「不要告訴我,迪克,我暫時不想再刺激我的世界觀。」

    到了目的地,卻發現位在轉角的花店大門深鎖,連鐵門都放了下來,吊牌上斗大的字體寫著「休息中」。

    「今天是星期六耶……我本來還想順便買點花送給芭布斯和放在事務所。」迪克說著彎下腰,撿起被塞在門縫的報紙翻看。

    「看來有人不想做生意。」達米安倚著電線杆,上下打量著這間小而精美的花店。

    「沒人在嗎?那快點下一間吧,早點結束老子好早點回去。」杰森查看著電子郵件,出版社又派了新的工作給他。

    「照凱爾小姐的說法,艾絲利應該就住在花店樓上。」提姆走上了店面旁狹小的樓梯,回頭向迪克問道:「怎麼樣,要試試嗎?」

    花店二樓的外牆上爬滿了常春藤,每一吋都被綠葉覆蓋得看不出原本的顏色,叫人不注意也難。

    「怎麼試?如果迪基鳥要扮成被毆打的神父,我是可以幫忙啦,毆打的部分。」杰森笑著朝迪克矃了一眼。

    「才不用呢,就讓達米安扮成賣餅乾的童子軍,我們有--」

    「你他媽的休想,格雷森。」

    杰森悶聲笑了起來,達米安掄起拳頭追了上去。

    「--餅乾,不然就扮成動物保護協會的,出門前我都準備好了。」迪克打開後車箱翻,從他的工具箱裡拉出了兩件志工背心,一邊朝提姆喊道。

    「總之……我先按門鈴囉?」

    公寓門上、鞋櫃上和窗台,一切可以使用的空間全都擺滿了盆栽,九重葛、左手香、蘆薈、仙人掌……無一不彰顯者女主人對植物的熱愛,也不難理解瑟琳娜所說的「主動摸了」鑽石,也就是貓,動物,是多麼特殊的情況。

    按下門鈴後提姆套上了背心,和身後的迪克靜靜等了一會,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店門口的報紙是今天的,她應該從昨晚就沒有回來了。」迪克說著轉身走下樓梯,一邊查看了樓梯上的幾個紙箱,全都是培養土或盆栽的包裝,沒有貓的痕跡。

    「怎樣,要撬門嗎?我車上有工具!」杰森跟在達米安後面從對街走了過來,邊伸懶腰邊說道。

    提姆皺眉。

    「不了,杰伊,先去下一間吧。」迪克接過提姆的背心,抱成一團坐進副駕駛座。

    聽他習以為常的語氣,提姆幾乎要懷疑有多少迪克不告訴他來源的資訊是經過了杰森的「幫助」。

    第三位是史萊德威爾遜,陸軍中校。

    瑟琳娜對他那晚的描述是:誇讚了鑽石的藍眼睛。

    迪克本來還想或許沒辦法混過管理員直接上門,但抵達時卻發現白擔心了。這是棟簡單得過分的公寓,就像他和杰森現在住的地方。沒有管理員也沒有電梯,實在不像一位中校的住所,但或許就是因為大半的時間都在軍營裡,對住家反而不那麼在乎。

    因為只有兩件背心,就穿在迪克和杰森身上了。杰森看了看公寓的窗台和鞋櫃,都足夠乾淨整齊,這位威爾遜先生給他留了個好印象,也沒等迪克說服達米安負責拿募款箱,就伸手按了門鈴。

    「杰森!」

    「別緊張,迪基鳥,我不會給你漏氣的。」

    這時門開了,從門鍊的小縫間可以看到男人的半張臉,右眼帶著眼罩,面色不善。

    「先生你好,我們是全國動物保護協會高譚分會,請問您現在有飼養寵物嗎?」杰森笑著問道,迪克挑眉,沒想到杰森願意的話演技倒也不差。

    史萊德嘆了口氣,打開門,回答道:「沒有。」普通的條紋襯衫和卡其褲卻襯出了軍人特有的英挺。

    「那有意願收養流浪動物嗎?給可憐的動物們溫暖的家,讓他們免於在收容所受罪或被安樂死的命運?」舉著海報的提姆問道,他的角色是參與服務學習的高中生。

    史萊德掛著無奈的微笑搖搖頭,道:「我很樂意,孩子。但公寓裡恐怕沒辦法養狗。」

    「那貓呢?貓比較安靜,需要的空間也比較小一些。」迪克從杰森背後探出頭,另外三人看到史萊德忽然眼睛一亮,整個人都提起了精神。

    「如果這裡的『貓』指的是你的話。」史萊德剛要走出房門,就被擠上前的達米安用募款箱擋住了步伐。

    迪克愣了愣,僵硬的回答:「呃、不,普通的貓,貓咪。」

    史萊德看著明顯不想讓他更接近迪克的男孩們,退回房內,又道:「或是牠們有像你這樣漂亮的藍眼睛?」一邊直勾勾的望向迪克,讓迪克不由得向後退了半步。

    「不然這樣吧,」見迪克不答,史萊德轉身在玄關翻找著什麼,「我是個軍人,在軍營可沒辦法照顧寵物,但我可以捐點錢。」他將一張五十元鈔票塞進達米安舉著的募款箱,無視了男孩凶狠的眼神,繼續說道:「還有這是我的名片,請一定要再告訴我更多『動物保護』的資訊。」

    名片被杰森有些粗魯的從手裡抽走,史萊德瞥了杰森一眼,卻也沒生氣,仍是對著迪克說:「有你們這樣熱心的人真好,軍人保家衛國,但社會還是需要你們來照顧,世界才能變得更好,不是嗎?我們同樣盡了一己之力。」

    「是啊先生,非常感謝您。如果您不介意,我們要去拜訪下一家了,祝您有個愉快的午後。」提姆接道,向史萊德點點頭,往樓梯走去。

    迪克跟著點點頭,被達米安和杰森又推又拉的離開了史萊德門口。

    「我已經有了個愉快的午後,謝謝。」

    「什麼鬼啊,他是基佬嗎?但基佬不是不能當兵嗎?」幾乎是落荒而逃的四人躲回車裡,杰森率先罵道。

    「那項規定現在已經廢除了……應該可以這麼說吧?但他應該早在那之前就從軍了。」提姆掀開筆記型電腦,開始查閱史萊德威爾遜的資料,「他還結過婚,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兩個孩子都比我還大。」

    「是因為他發現自己喜歡男人才離婚的吧。」杰森嗤笑了聲,點起菸深深吸進嘴裡再慢慢吐出來。

    「別那麼武斷啊杰伊,可能只是聚少離多嘛!軍人的生活也不容易……」迪克一邊整理道具,從後車箱抬起頭接道。
    「他在軍中沒有不良紀錄,在波灣戰爭和沙漠之狐行動中都記功,可謂戰功卓越。」提姆繼續說道,臉被螢幕光映得有點陰森。

    迪克停下動作,輕聲道:「提米,告訴我你沒入侵軍方的系統?」

    提姆沒有回答,達米安把募款箱推給迪克後說道:「威爾遜的性向和歷史紀錄根本不是重點,還有誰記得我們是要找那隻貓?」

    「啊、是啊。」迪克有些心不在焉的答應。

    達米安忿忿地窩在自己的位子上,說道:「就是他不會錯了,聽他是怎麼說眼睛的?他可能抓了那隻貓,把牠的眼睛挖出來……」

    「現在說這個還太早了,還有最後一個沒拜訪呢,J先生歡樂屋。」迪克說著關上後車廂,坐上副駕駛座,正好杰森也把菸熄了。

    「說來那五十元要怎麼辦?收下來不好吧。」提姆想起了還有個小麻煩。

    「誰要他的錢--」

    「杰伊?」迪克側過頭望向杰森,看起來還是有些疲憊。

    「不了,藍鳥兒。老子雖然缺錢,但也不要這種。」

    「還是捐給動物保護協會吧,算是冒用他們名號的補償。」

    最後是「J先生」傑克內皮爾與「哈莉」哈琳奎澤爾,經營玩具店「J先生歡樂屋」的情侶檔。

    瑟琳娜對他們那晚的描述是: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醜陋的寵物服裝,硬是套在鑽石身上。

    離玩具店還有兩個街口,那誇張的裝潢就已經撞入眼簾。笑得嘴都要裂到耳根上的巨大綠髮小丑裝飾滿蓋了整個店面,要走進店裡必須經過小丑的大嘴,怎麼看都透著一絲詭異,叫人萬分不舒服。

    「哇噢,雖然很顯眼,但是……」迪克咋舌,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看到的景象。

    杰森飛快地把車插進路旁的停車位裡,迪克看了看前面的路,問道:「怎麼了,杰森?那邊還有車位,可以再往前開一點。」

    「我才不要靠近那東西,你們要去就去,走點路不會死人。」杰森語氣強硬,但迪克注意到的是他臉色蒼白。

    「杰伊你還好嗎?哪裡不舒服?」

    「陶德你怕小丑!」達米安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中獎似的笑道。

    「真的,杰伊?」迪克也勾起了笑容,提姆埋首於查出玩具店的背景資料。

    「不要你們管,快給我滾下車,早早結束這場鬧劇。」

    迪克厚道的沒再打趣杰森,看在他好心地當了司機還陪他們遊蕩整個下午的份上,拉著提姆和達米安朝玩具店走去。

    這時天已經開始黑了。

    「達米安,你有想要什麼玩具嗎?模型怎麼樣,還是遙控車?」

    「嘖、我說過了,格雷森,不要把我當小孩。」

    「那布偶怎麼樣,或許我們能找到長得像泰特斯的?我也想買個泰迪熊送卡珊,好久沒見到她了。提姆呢?要不要買個什麼送史黛芬?」

    「唔、毫無理由就送禮物很奇怪吧?」

    「怎麼會呢?白色情人節快到了呀,史黛芬不是有送你巧克力嗎?」

    「……有,紫色的……」

    「真好啊,初戀總是特別甜美,我也常想到以前和芭布斯--」

    「對比你們後來慘烈的情況。」

    「達米你不要亂說,我們是和平分手的。」

    三個人邊走邊聊,一下子就到了店門口,看著巨大的小丑笑臉,迪克嚥了嚥口水,覺得或許杰森的決定是明智的。

    提姆拉拉迪克的衣角,說道:「迪克,我剛剛查到了,傑克內皮爾曾經住過精神病院,而哈琳奎澤爾是他的治療師。傑克出院後哈琳辭掉了醫生的工作,搬到這裡一起開了這間玩具店。總之,小心一點。」
    「我知道了,不會有事的。」作為一個偵探,怎能臨陣脫逃?他深吸口氣,領著兩個弟弟走進玩具店。

    和店外的裝潢不同,店內的擺飾很普通,玻璃展示櫃和商品櫃,再加上櫃頂堆疊的紙箱和一壘一壘的玩偶全都比人還高,牆邊躺著幾隻蒙著灰塵的巨大泰迪熊,櫃子裡模型、機器人、玩具兵擺成了互相爭戰的場景。暗橘色和深紫色條紋的天花板讓人有些壓迫感,但整體來說,也是城市裡隨處可見的傳統玩具店。

    櫃台裡坐著的男人打扮成了和店門裝潢一模一樣的綠髮小丑,穿著紫色的條紋西裝,胸口還別著朵薑黃色的花。傑克內皮爾,J先生正專注的擺弄著桌上木頭色的小物件,看上去像個音樂盒。

    提姆推推看著天花板上蝙蝠掛飾發楞的迪克,要他打招呼。迪克回過神,剛掛起微笑,還沒開口櫃台後卻突然竄出兩隻班鬣狗,滴著口水向三人逼近。

    迪克一手按在提姆肩膀上,他和達米安因為家裡就有大狗,大抵知道如何應對,卻怕提姆太緊張。達米安也冷靜的站定不動,看向別處不和鬣狗眼神接觸。

    「唉呀,巴德和小婁!不可以,快回來!」J先生好像這時才發現客人上門似的,走出櫃檯,把兩隻鬣狗趕到地下室。

    迪克和提姆對看一眼,趁這個空檔快速的察看了櫃檯內部,上樓的腳步聲卻在他們能發現任何可疑痕跡前想起,兩人又退回原位,裝模作樣的挑選泰迪熊和拼圖。

    「歡迎光臨,男孩們,告訴我,你們要找什麼?歡樂屋裡什麼都有,別的玩具店沒有的我們也有!」J先生踩著踢躂舞步似的走向前,對他的顧客們笑道,表情和門前的裝飾如出一轍。

    「我想給我弟弟妹妹挑些禮物,達米,你有看到什麼喜歡的嗎?」迪克摟過達米安,笑著問道,達米安沉著臉不發一語,於是迪克又向J先生說道:「我想給我妹妹買個布偶,像是小熊,或是大象都不錯。」
    「好的,那你呢,年輕人?」J先生點點頭,又看向正在拼圖和益智遊戲前徘徊的提姆,「喜歡解謎嗎?我們還進了幾款新桌遊呢,可以和朋友們一起玩。或是密室逃脫?我們也有賣票,呵呵!」

    「我想買個禮物送給我的,呃、女朋友……」提姆靦腆的回答,目光向店後方轉了轉,問道:「老闆娘……哈莉不在嗎?我聽說……我想問問女孩子比較喜歡什麼。」

    「咦?」J先生向後張望,語帶驚訝的說道:「真的唉,她不在!哼哼哈哈哈,第一次有客人要找她居然不在,真是太好笑了嘻嘻--」他就這麼捂著肚子笑了一會,也不顧三位客人怪異的眼神。待他終於緩過氣來,又道:「但是不要緊,我也知道女孩兒喜歡什麼,花!送花絕對不會錯!」他抽出胸前口袋的假花,遞到提姆眼前,「誠摯的向您推薦這款,整個高譚找不到更特別的了!」

    「唔、謝--!」提姆說著正要伸手接過那又髒又皺的假花,卻突然被從花心中噴出的水柱弄濕了整張臉。

    「提姆!」迪克心頭一緊,瞬間想起了前幾年有位被告藏著硫酸帶進法庭,意圖謀害哈維丹特,雖然沒有成功,卻也在眾人心中留下一絲陰影,連達米安都丟下手中的黑狗布偶,大步走上前。

    提姆慢慢抬起頭,一邊用袖子抹著臉一邊說道:「沒事,迪克。只是水……」隨著看向笑得只差沒在地上打滾的J先生。

    「你!」達米安一把揪住J先生的衣領,正要揮拳卻被迪克制止。

    「哈哈……抱歉,我的孩子們,嘻嘻呵呵……我實在太愛惡作劇了,這是我的缺點。」J先生半點也不緊張,彷彿玩得很盡興。

    「呿!」達米安甩開J先生,又看了看提姆和迪克,最後只是站在店正中央,像個王子發佈詔令那樣的朗聲說道:「我喜歡貓,去找貓給我。」

    「為什麼是貓呢,小男孩?牠們多疑、善變又難以取悅。」J先生一邊腳步蹣跚的走向擺放玩偶的櫃子,一邊唸道:「我還是比較喜歡蝙蝠,同樣是夜行性的,但卻有魅力多了,呵呵!」

    「不要你管,我要有藍眼睛的黑貓!」

    「是、是、是,我的男孩,歡樂屋裡什麼都有!」J先生說著翻出了正符合達米安要求的黑貓布偶,「滿意了嗎,小王子?真的不帶一隻蝙蝠?搞不好你爸爸會喜歡呢!」他又笑咧開了嘴,為了無人理解的原因自得其樂。

    迪克和提姆早已失去興致,最後他們買下黑貓布偶,就離開了玩具店。

    條件五:洞察人心

    「哇噢,鳥寶寶怎麼啦?」看提姆一身狼狽,杰森驚訝得弄掉了菸。

    「他被店主整了,幸好那只是水而已,差點沒嚇死我。」迪克繫上安全帶,揉著臉說道。今天調查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接下來要回事務所分析已取得的資訊。瑟琳娜參加的俱樂部真可說是群魔亂舞,成員各有可疑之處。

    「喏,把自己弄乾淨點。」杰森抓了一盒面紙丟到後座,一邊發動引擎,「我就說小丑都是瘋子。」

    「別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啊,杰伊。以前在哈利馬戲團,小丑先生人就很好……」迪克說到後半句,聲音帶上了幾分睡意。

    杰森透過後照鏡看著另外兩隻小瘋子也都各自閉目養神,向疲倦的偵探說道:「你累了就瞇一會吧,到了事務所我會叫你們,我真他媽是你們的--幹!」他猛的加速,也不顧交通安全連超了好幾輛車,忽然的動靜把三位乘客都嚇醒了。

    「陶德你發什麼神經!不會開車就換我開。」

    「杰伊,不要開那麼快,我們不趕時間……」

    「杰森,拜託……」

    「你們先看看後面!」

    三人回過頭,迪克和達米安呼吸一頓。雖然隔了幾輛車,但那輛有著標誌性巨大小丑裝置的小貨車仍舊非常醒目。

    「我們在店面附近沒看到這輛車,駕駛應該是哈莉。」提姆冷靜的分析。

    「杰、杰伊,我想她應該不是在追我們啦,你好好開。」迪克試著安撫,語氣中卻有些心虛。

    「老子才不管,我就是覺得小丑很噁心成了吧?」杰森偏離了回事務所的路,一條一條小巷的亂拐,像是要挑戰廂型車極限那樣的催油門,後車廂的物品撞得乒乓作響,迪克一邊抓緊了安全帶一邊好言相勸,達米安握著迪克的椅背站了起來,起勁的指揮駕駛,提姆則抱著他的筆記型電腦,祈禱能順利回到事務所而不用進警局。

    轉眼他們已經過了橋,從下城區開到中城區了,那輛裝飾荒誕的小貨車卻仍緊追在後。這時可以看清駕駛不出所料是哈莉,而副駕駛座上卻坐著丟下生意的花店老闆娘潘蜜拉,幾乎可以聽見兩個女人的笑聲。

    「她們該死的到底想幹嗎?」杰森罵道,提姆面色發白。

    「我還是覺得她們不是要追我們啦……」

    「你在說什麼蠢話,迪基鳥?你沒看到我拐了多少小巷,那輛令人作嘔的車還是黏在我後面嗎?」

    「快!陶德,右轉!」

    正當杰森準備開進跨海隧道,一路開去布魯德海文或什麼天涯海角,歡樂屋的小貨車卻突然消失了。

    「……剛剛那是搞什麼鬼……?」杰森心有餘悸的將方向盤重新轉往回事務所的方向。

    「嘖。」

    「達米你喜歡賽車之後我陪你去遊樂場就是了,馬路上是不可以這麼玩的。」

    提姆本想提議回頭調查哈莉和潘蜜拉,但想到杰森對小丑裝飾的厭惡又覺得算了,況且自己領口和前胸也都還有點濕,想先換個衣服。

    一路無語,三位乘客再度進入昏昏沉沉的待機狀態,直到迪克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手忙腳亂的在背包裡翻找,杰森為他的邋遢皺眉。

    「喂,布魯斯?」

    「看右邊。」

    迪克轉頭,看見旁邊停著的正是韋恩家的藍寶堅尼,駕駛座的阿爾弗雷德點點頭,微笑道:「午安,理查德少爺。」

    原來一不留神已經來到了韋恩大廈樓下。

    「達米安跟你在一起嗎?麻煩你帶他吃晚餐吧,今晚我有事。」後座的布魯斯說道。

    杰森翻了個白眼,將車在大廈前停妥。

    還沒等迪克回答,後座一個女人的聲音卻道:「親愛的,不邀請孩子們嗎?」

    達米安搖下車窗,瞪著越過父親的身體趴在車窗上的女人唸道:「瑟琳娜凱爾。」

    「嗨、男孩們,找到鑽石了嗎?」

    「鑽石?」布魯斯打開車門,和瑟琳娜一同下了車。

    「是啊,我委託格雷森事務所幫我找我的貓。」

    布魯斯皺眉,迪克打開車門讓男孩們都下了車,杰森倚著車門點起菸。

    「別不高興啊,親愛的。你的兒子是個偵探,對吧?」瑟琳娜說著伸手搭上迪克的肩膀,靈活的躲過達米安的攻擊後又回到布魯斯身邊。

    「韋恩先生。」提姆向布魯斯點點頭。
    「提姆。」

    「『韋恩先生。』、『杰森。』,吧啦吧啦,我是說,你們真的要這樣站在路邊進行交互詰問嗎?我是無所謂啦,但肯定會引來狗仔。」
    「杰森少爺所言甚是,布魯斯少爺。何不邀請幾位少爺共進晚餐呢?既然凱爾女士也不介意。」

    「當然不介意!我期待好久了呢,家族聚會。」瑟琳娜笑道,布魯斯還有些不樂意,但聽阿爾弗雷德的語氣是不容他拒絕,迪克也是一臉迫不及待,嘆了口氣,只能妥協。

    到了餐廳門口男孩們才想起自己的服裝絕對不合規定,但韋恩一家的臉顯然就是最高等級的通行證,沒遭到任何阻攔。

    菜單讓杰森看得眼花撩亂,以往他只在文學作品中看過這些。迪克湊了過來想協助他點菜,卻不知道菜單上標註的每項法文他恐怕都比這少爺更明白是什麼玩意兒。拗到這頓飯,一整天的司機也不算白當。

    提姆去化妝室洗了個臉,出來時又是個翩翩紳士了。達米安坐在父親身旁,持續對另一側的瑟琳娜散發殺意。

    在等頭盤的時間,迪克簡單的敘述了他們下午的調查結果,提姆時不時的補充,當然隱去了史萊德那段奇妙的岔題。

    瑟琳娜全程都笑得跟朵花兒似的,看不出任何一點擔心。

    布魯斯聽完陷入了沉思,連菜上來了都不看一眼,直接推給達米安。男孩丟給父親的女伴一個挑釁的眼神,吃得很開心。

    「你說哈維對那隻貓的項圈綴飾感興趣,那個綴飾是什麼造型的?」布魯斯忽然問道。

    瑟琳娜橫了他一眼,輕笑道:「就知道你會問,是個硬幣。」

    「那玩具店的情侶的寵物服裝?」

    「是紅黑相間的小丑戲服。」

    布魯斯又連續問了幾個問題,提姆還專心聽著,迪克卻絲毫不介意被養父搶了工作。

    「那天是你第一次帶鑽石去阿克漢姆?」

    「沒錯。」

    「鑽石是你上星期一帶的那隻嗎?」

    「不,那隻是海蒂。」

    這時提姆開始覺得不對勁了,布魯斯的提問都圍繞著瑟琳娜一開始給出來的資訊,而不是他們今天下午得到的,這表示……

    「今天是三月七日,這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哈莉、潘蜜拉和你固定聚會的日子,你說哈莉生病了延到下個星期,但聽男孩們的說法,她顯然很健康。」

    迪克把整塊麵包泡進湯裡,被這個舉動惹毛了的杰森憤怒的想教他正確的餐桌禮儀。達米安抬起頭,開始留意父親和瑟琳娜的談話。

    「那又怎麼樣呢,親愛的?今天我想跟你吃飯。我有時候也跟那兩個女人合不來。」

    「但你沒必要對我說謊。」

    「啊……是的,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抱歉?」

    達米安發出一個近似於「小偷!」的氣音,布魯斯看了兒子一眼,卻沒責備他,又道:「不,你是刻意的,從特別挑今天去找迪克、約我吃晚餐到編造聚會取消的理由、哈莉和潘蜜拉追著男孩們的車,都是你特意安排的。」

    「所以?」瑟琳娜說著笑得更開了。

    杰森推了推迪克,叫他一起聽接下來的發展。

    「這個案件從一開始就是假的,有太多巧合同時發生。哈維、潘蜜拉、威爾遜、傑克和哈莉,每個人的行為清晰的像照著劇本進行,這不合常理。」布魯斯宣布:「你給男孩們的資訊恰恰限制了他們的調查和推理,讓他們下意識地順著你的指示走,而他們將什麼都找不到。」

    「證據呢,親愛的?」瑟琳娜將椅子往前,拄著臉看向布魯斯。

    「我不需要,因為你也希望這個案件被這樣解開,不然不至於留下那些破綻。我需要的是,你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

    「好吧,被你說中了,親愛的,我認罪。」瑟琳娜笑道:「我根本沒帶鑽石去俱樂部,現在他和哈莉跟潘蜜拉在一起,那是如果沒在這裡被你們爸爸打斷的話,你們可能發現的謎底之一。」

    「唔……」迪克皺眉,所以他們整天都被耍得團團轉,或許這是他的責任,太信任這個女人了--但一般來說會有人到偵探事務所這麼做嗎?

    「至於我的動機,不過就是想看看你們的表現,誰叫你們爸爸總是不讓我和你們多聊聊,讓我沒辦法多了解你們。」瑟琳娜說得滿腹委屈,布魯斯卻壓低了嗓音到:「我說了,還不到時候。」

    「『還不到時候』,布魯斯韋恩,那是要到什麼『時候』?我們兩個都認識幾年了?真要到一腳踏進棺材,你才要讓我跟你兒子相處嗎?」

    「就是說啊,布魯斯。都這麼久了,早也該像這樣一起吃吃飯聊聊天……」迪克說道,轉眼就忘了被瑟琳娜戲弄的不滿。

    布魯斯沉默了半晌,達米安只是看著父親,氣氛一下子沉滯了下來。

    提姆尷尬的看看迪克又看看杰森,覺得自己是外人,在這裡坐如針氈。

    「喔喔,家族會議。」杰森打破沉默,哼笑道:「這樣的事情麻煩你們還是搬回自家客廳,在餐桌上就是吃飯,幫個忙?」

    「說得也是,現在還是先不要處理別的事情了。」迪克附和道,伸手想幫達米安切牛排卻被推開了。

    「格雷森!我自己會吃。」

    布魯斯和瑟琳娜交換了一個眼神,沒再多說什麼。

    「迪克,我想我們以後在開始調查前應該--」

    「嘿,老傢伙!開瓶酒吧,我敬你!」

    「你還要開車。」

    「讓迪基鳥開!是吧迪基鳥,我載了你一整天也該換換手?」

    

    「凱爾,我告訴你,你永遠也別想掛上我家的姓氏。」

    「知道嗎,小傢伙?這決定權不在你,而在--」

    「夠了。」

    成為偵探或許需要許多條件,但也可能什麼也不用,畢竟世界上總有意外。但總而言之,常懷熱情與好奇心,是絕對不會錯的。

FreeTalk

    入DC坑快滿一年,在那之前就很喜歡老泰坦動畫,美好的童年回憶。會入坑還是因為在河道上看到有人說「夜翼有『肌膚飢渴症』」,想起了那是少年悍將裡的羅賓,一時興起多查了一些,就一路跌進這無底的DC大坑了。瞭解更多後卻發現迪克和動畫裡的羅賓其實不太一樣(TTGO就……嗯。),但卻讓我更喜歡他了。喜歡他的熱情,喜歡他的灑脫,飛翔的格雷森生來就是鳥兒,在夜空中飛舞的身影既美麗又自由。生來注定要當中心環,整個家族的情誼因為他而更緊密,叫人怎麼能不愛他?

          是說我寫完才又看到兩篇角色分析,剉咧等(         ry   

    七十五年啊,說長或許不長,說短卻也不短,已經比我三倍的歲數還要多啦!這樣長壽的角色似乎是歐美圈的特色,想想真覺得不可思議(忽然想起了那些對文化影響深遠的角色,孫悟空或羅莉塔(咦?),有誰能說虛構的角色只是虛構呢?他們比許多真人更能影響世界)。今天課上正好提到了「美國騎士」,和歐洲(尤指英格蘭)騎士相比,他們友善、風趣、充滿活力,廣受喜愛、樂於助人。雖然講的是五零年代的歌舞片,但我想到的卻是迪基鳥,他是不是也那麼象徵了美國文化呢?轉眼七十五年啊,有多少轉變了與保留著的事物。

    本子是全年齡向的,正文屢屢差點偏掉至少FT寫得道貌岸然--平常嚷嚷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歡迎大家來噗浪和我一起開腦洞w

    最後,還是要誠摯的祝福我們的羅賓、夜翼、迪克、理查德格雷森,無論是什麼樣的稱呼,心意都不會改變,七十五周年生日快樂!

    20150316  Clio Zhao

------

我自己還蠻喜歡這些設定的,也有繼續寫下去的計畫……不過也只是計畫,我坑太多了(。(死掉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