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區17C

台灣人,產量極低的寫手,文學與藝術本命,最近發現翻譯也很有趣w
DC一直線,Dick Grayson 、Jaydick本命。
绿红、KTK、BSB……基本上蝙蝠家中心w

〈猴子、雉雞還有狗〉(〈偵探的五個條件〉番外)

去年十月歐美only的無料釋出w
本篇:

以下按照無料的格式(?



                這是個相對和平的高譚,

                所有義警和超級罪犯都只是普通人。


                韋恩家的養子迪克警校畢業後在布魯德海文開設偵探事務所,一年前搬回高譚。立志成為偵探的提姆偶然得知了消息,抓住機會成為了迪克的助手。


                達米安依舊是達米安。
                而傑森……讓他保持一點神祕感吧w


                主Batfam,大約1/2茶匙的Jaydick?





    側翻、後空翻九百度、前空翻三百六十度,落地後接前滾劈腿,迪克維持著收尾的姿勢,享受肌肉的舒張,原本只有他一個人的訓練室卻響起一串溫和的掌聲。

    「一如往常的無可挑剔,理查德少爺。」
    「阿福。」迪克轉頭笑了笑,起身走向管家:「今天都還好嗎?達米安沒搗蛋吧?」

    「您回家之後達米安少爺對我這把老骨頭體貼了許多,單憑這點我就希望您留下來,當然我們都知道不只那樣。」

    「啊、阿福。」迪克苦笑,「不是我--」

    「我明白,理查德少爺。男人會離家追尋他的事業,而他的家人會以他為傲。有時比起您,我更擔心布魯斯老爺。」阿爾弗雷德掏出手帕為迪克抹去臉上的汗,又道:「我需要進城裡一趟,今天的甜點除了平時的份量外還多做了一些,想請您待會為我帶給提摩西少爺,作為問候。」

    迪克聽完雙眼都亮了起來,說道:「太好了,他一定會喜歡的!謝了,阿爾弗雷德。」

    「提摩西少爺是位討人喜歡的年輕人,與您共事也多擔待了。」

    「阿福……」


    出門前迪克按照阿爾弗雷德的只是在廚房找到了餅乾,裝在繫著藍絲帶的透明塑膠袋裡分成三份,襯得茶色的餅乾相當精緻典雅。他將餅乾收進背包裡,剛走出廚房卻遇到了阻礙。

    「格雷森,你要出門?」達米安坐在沙發上,仰頭看向迪克,身旁趴著他的大丹犬,手上是一本深綠色的磚頭書。

    他的身高可以完全被沙發擋住,以至於迪克經過時沒有注意到他。

    「對?」迪克心道不好,擔心達米安要求同行。他通常很樂意帶弟弟到處走,但今天是特例。

    達米安轉身趴在沙發背上,瞇起了眼睛,道:「和德雷克?」

    「對?」

    「哼,」達米安從鼻子發出一聲嘲笑--迪克一直很想知道這小男孩從哪裡學到這個--「今天事務所休假,父親也沒空管我們,你為什麼不留在家裡?我們可以玩你上次帶回來的那款遊戲。」

    「抱歉,達米。我之前就和提姆約好了,今天是要去看新的公寓,你知道,之前那裡租約到期了。」
    「為什麼要和德雷克一起?他又不住那。」達米安壓低了嗓音,泰特斯跟著警惕起來。
迪克靠上沙發,伸手揉了揉達米安的頭髮,安撫道:「我之前看了幾間,沒辦法決定才請提姆幫忙的。」
    達米安拍開迪克的手,又道:「你隨便都可以找到更好的房子--儘管你完全可以留在家裡--但如果你堅持要用事務所的收入付房租,至少,我可以跟你去。」

    迪克明白這對達米安來說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但不過是前天達米安才把提姆鎖在證物櫃裡,等迪克回到事務所的時候,他可憐的助手已經和各個嫌疑人的頭髮、染了血的手套、沾著古柯鹼的字條和曾經插在門上的水果刀共度了四個鐘頭。他不需要是個偵探也知道提姆不想見到他的惡魔弟弟。

    「我想我跟提姆對於居住環境的需求比較接近,而且那很沒意思,你很快就會嫌無聊的。」他笑著伸出食指去戳達米安的肚子,還沒靠近就被擋了下來,於是他持續發動攻擊,直到圍繞在弟弟身上的怒氣全都散去為止。

    泰特斯發出放鬆的低吟,重新趴了下去。

    「給!」迪克拿出一包餅乾,遞到達米安面前,道:「記得把包裝處理好,別被阿福發現了。我晚餐前就會回來,我們還是可以一起打遊戲。」


    「所以他就被你用餅乾收服了?」提姆挑眉笑道,一邊摘下安全帽,「我們在說的是那個達米安韋恩嗎?」

    「阿爾弗雷德和他的小甜餅都是無敵的,你吃過就知道。」迪克停妥機車,收好安全帽,又道;「我還有兩包,你帶回去跟爸媽一起吃吧。」

    「不用了,他們這個月都不會回高譚,我也吃不了那麼多。你等等送給房東太太吧,給人家留個好印象,就算決定不租也算給事務所打打廣告。」

    「心思深沉啊,提米。」

    「我就當作誇獎收下了。」


    兩人在路上被無政府主義者劫持公車的事件堵住了,抵達的時間比和房東約定的晚了一些。公寓的鐵門前站著一個穿皮夾克的青年,低頭滑著手機,似乎正在等人。

    迪克按了對講機,等了一會卻沒有回應,正想按第二次時,一旁的青年開口了:「你們也是來看房的?」

    「……對。」迪克回答,慢慢收回手。

    提姆敏感的察覺他的遲疑,卻想不出原因,只能微微皺起眉頭,看看迪克又看看皮衣男,試著找出不對勁的地方。

    「我也是,在這裡等快半小時了,連個人影都沒見到,電話也打不通。」青年從夾克內袋掏出被捏皺的菸盒,叼起一支菸。

    提姆上上下下打量著他,試著分析他的身分,年紀稍微比迪克小一點,大約二十二、三歲,衣著顯示經濟並不寬裕,符合這幢公寓的住戶階級,慣用手是右手,嘴角和顴骨上帶著一點傷,但氣質比一般街頭混混沉穩許多。

    察覺了提姆的視線,皮衣男眼神銳利的瞪向他。提姆知道自己渾身上下無處不彰顯著他的家庭背景,讓他在這老舊的社區裡很是突兀,他融入環境的本事一向不如迪克。

    「或許是在路上被塞住了,西花大街那邊不太太平,好幾個街區都被封鎖了。」迪克微笑著回答,神情卻不若平時自在。

    青年吸了口菸,轉頭向迪克笑道:「又是高譚市美好的一天。」

    是個危險人物,但他見過迪克在更瘋狂而致命的人面前游刃有餘,在這裡動搖。

    迪克和青年就高譚的治安談笑了幾句,高譚以外的世界都把她形容得像是索多瑪,但其實安分守己的在地人也照常過日子。當然,不能說這個城市民風純樸,否則哪裡還有開偵探事務所的機會呢?

    他們似乎聊得很投緣,提姆並不意外,因為迪克格雷森就是有那種令所有人放下戒心的魅力,但他還是沒辦法放下對皮衣男的敵意。


    又過了將近十分鐘,房東太太才姍姍來遲。她同樣被堵在車陣中,並且很驚訝他們等到現在。

    跟著房東太太上樓時,迪克說道:「要出租的是四樓對門的兩間房,或許我們有緣還可以做個鄰居呢,陶德先生?」

    聽聽這個,提姆在迪克身後翻了個白眼。

    「傑森。」

    「迪克。」傑森詫異地回頭看了他一眼,迪克立刻補充道:「理查德的暱稱。」

    傑森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看起來像隻狼、鬣犬,或隨便什麼,在他開口前,提姆打斷道:「提姆,提姆德雷克。」

    傑森這才又將視線放到他身上,頓了頓才說:「嗨,提姆。」

    「嗨,傑森。」


    面南和面北兩間房的格局和大小都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面北的那間對著稍微大一點的巷子,白天比較吵一些,但採光也較好。

    房東太太低頭找著鑰匙,傑森用手肘推了推提姆,問道:「嘿,你和迪克是……兄弟?」

    「可以這麼說。」

    「我們是同事。」

    提姆驚訝的看向迪克,偵探拍了拍他的肩膀,抬頭向傑森笑道:「他和我一起工作,但他也就像我弟弟一樣。是吧,提米?」

    提姆無奈地苦笑,搖頭道:「被達米安聽到他會殺了我的。」說完跟著脫鞋走進房間。

    迪克將客廳看了一輪,回頭發現傑森還愣愣地站在門口,走近他問道:「嘿,你還好嗎?」

    傑森用見鬼了的眼神瞪著他,飛快地轉頭確認了房東太太的位置,抓著迪克的外套,壓低了音量卻掩不住震驚的唸道:「理查德格雷森,你是『那個』理查德格雷森!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他媽在這裡做什麼?」

    迪克見瞞不住了,也不狡辯,只是讓傑森鬆開手,聳聳肩回答道:「如你所見,我在挑房子。」

    傑森皺起眉頭正想說什麼,迪克卻搶先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以我的收入只供得起這裡。我總不能靠養父過一輩子。」

    傑森很想吐槽以布魯斯韋恩的財產隨便一個人過八輩子還只是零頭,但他只是放鬆了呼吸,說道:「好吧,難以理解。不過好吧。」

    經過客廳往內還有兩個房間,提姆正在檢查浴室的排水。傑森用手剝著壁癌,忽然開口道:「提醒你一句,大少爺。這裡的保全絕對不如韋恩莊園,要闖進來把你綁走再容易也不過了。」

    「在上一間的租約到期前我也一直住這種社區,你所說的情況並沒有發生。況且,我也不是真的那麼弱。」迪克拉開窗簾,可以看見對巷住家的陽台,其中一間堆放著許多廢輪胎。「不過我還是想問,你怎麼發現的?」

    「理查德、達米安。所有有常識的高譚人都該對這兩個名字有反應。」傑森走進另一間房間,門邊的牆上留著蠟筆的塗鴉,「而且我見過你。」

    「什麼?」迪克搖了搖桌子,桌腳的長短不一,還掉著木屑,像是隨時都要散了。

    「我是靠韋恩家贊助的獎學金才唸得了中學,我們被要求去參加餐會、發表感謝詞。你也在那,被打扮得像個小王子,卻看起來和我一樣心不在焉。」

    「噢,我討厭那個。」

    「沒人喜歡。但怎麼說呢,還是,幫我和你老爸說聲謝謝。」傑森有些彆扭的揉揉後頸,別開了眼神。

    迪克愣了愣,隨後笑了起來:「沒問題,他一定會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

    「迪克,你看好了嗎?」提姆探頭進來,「我兩間都看過了,還算可以,比我們之前看過的都好。你說呢?」

    後來迪克要了面北的那間,傑森則還要再看幾間房才能決定。簽約時,房東太太笑道:「跟你說個八卦啊,小夥子。你這間的前一個房客是個三十出頭的女孩,聽說單身好--久啦,對門那間先前住的是個帶著女兒的單親爸爸,人挺親切的長得也高,女兒機靈又可愛,就不知道老婆怎麼搞得跟人跑了--

    「唉呀這都不是重點,看我說的,重點是,他們兩家每天進進出出的居然就看對了眼,現在把婚都結了才從我這搬出去呢!所以說啊,小夥子,不管接下來你對面住誰,要是在一起了可一定要讓我知道啊!那可就證明了我這公寓有愛神的祝福,身價大漲啊!」


    離開前迪克和傑森交換了聯絡方式,還送了他一包餅乾,傑森笑道:「這是封口費嗎?有點太廉價了。」

    「不,是見面禮。我才不為自己的住處付封口費。」

    「是嗎?等等,女孩們願意出多少買你的電話號碼?」

    「你這個混蛋。」

    「現在知道還不晚。」

    提姆嘆了口氣,一手拿起安全帽,推了推迪克:「你不是答應達米安晚餐前回去?你知道如果你爽約他會怪在我身上對吧?」

    「抱歉,提米。」迪克接過安全帽,跨上機車,兩人向傑森道別。


    「我不喜歡他。」提姆說道。

    迪克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提姆抱緊了他的腰,又道:「我是認真的。」

    迪克搖搖頭,笑道:「天啊,你的語氣和達米安一模一樣。」

    「我才不像他。」

    「你在擔心什麼,提姆?愛神的祝福?他還未必會住那裡呢。」

    「我只是擔心你誤交損友。」

    「做偵探這行,人脈越廣越好,再說傑森也不是壞人。」

    「看吧,你已經相信他了。」

    「別擔心了,提米,阿爾弗雷德的小甜餅是無敵的。」




    fin.



FreeTalk

    R,又是臨時被推坑,真是學不乖,不過我生出來了,ㄏㄏw
    現在是星期四的晚上七點,我在從高雄回台中的客運上,黑漆麻烏的只有螢幕光。而且我盲打很差,一個字要打好幾遍才對,覺得自己也蠻拚的,有種努力錯地方的感覺。

    之前就有寫迪克和提姆初見傑森的構想,但和寫出來的完全不一樣,大概是為了搭配標題,一整個很本末倒置。可是這個標題真的很好笑,我捨不得w而且寫出來,覺得這樣的初見面也不錯w一直在說這是個弟弟們都是兄控的故事w

    寫的時候最困擾的,是正篇裡的迪克跟傑森為什麼還沒滾在一起ry為了讓他們兩個不要太超過那段我還特意選了提米視角(?)一直在煩惱正篇裡他們到底發展哪裡了,明明是我自己寫的啊……

    目前的寫作計畫裡還沒把這系列的後續排上去,不過是有構想的,就順其自然ㄅ(?

    感謝目目推我坑(?)和幫我排版&送印QQ
    感謝70ㄉ支持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大家
    以及抱歉,葛橋,說好的兩萬字小薄本我窗了,不過有四千字無料(?


    2015/10/15 Clio



因為空白頁太多了,又沒有東西可以貼,就附上事務所的平面圖吧(?



    三房兩廳,大約四十坪左右(?

    因為位於衰敗的舊市區,四周沒什麼還在營業的店也沒什麼活人,所以店租意外的便宜(?

    客房目前閒置中,只有簡單的一張床,當達米安來找哥哥共度周末,迪克卻工作得太晚的時候,達米安會先進客房休息。假期時提姆偶爾也會留宿,傑森也因為某些理由住過。
迪克自己卻更偏愛會客室(?)的沙發。

    實驗室裡的器材大多是布魯斯贊助的,迪克不接受布魯斯生活上的金援,卻沒辦法阻止他贊助事務所。還有一些簡單的是提姆自備的(之前準備科展的時候也借用了事務所的實驗室,應該不算作弊?

    事務所開幕三年了,檔案室裡還有很多空間,等著填入更多冒險的記憶。

    迪克那些變裝的道具都堆在儲藏室裡,有些荒謬的令人懷疑他只是為了好玩才買來收藏ry(還有一件他童年時的馬戲團表演服!

    廚房通常的功用是泡咖啡,其實他們只需要冰箱和熱水壺,提姆喝咖啡也不是為了品嘗,即溶包就很好了。對傑森來說在家裡被迪克蹭飯已經是底線了,不會到事務所煮飯的!

(我填完空白頁了,Yeah!


-------

這篇那時候真的寫得很倉促,該表現的沒表現出來ry
不過我現在手上還在寫另外一篇番外啦……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