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區17C

台灣人,產量極低的寫手,文學與藝術本命,最近發現翻譯也很有趣w
DC一直線,Dick Grayson 、Jaydick本命。
绿红、KTK、BSB……基本上蝙蝠家中心w

Jaydick性轉微小說

遭受連續重擊,簡直克制不住我自己啊ryry

--------


    夢境越來越模糊,周圍的環境則越來越清晰,潔西卡慢慢地醒了過來,意識還有些朦朧。她瞥了眼床頭的鐘,還不到需要起床的時間,而她女友的雙手還緊緊環在她腰上。

    瑞秋是大湯匙,她會從背後摟著潔西卡,好像她還是當年那個不到五十公斤的細瘦少女。潔西卡覺得這算是瑞秋撒嬌的千百種方式之一。她們也試過反過來,但結果就是潔西卡被瑞秋的長髮矇了一臉。

    她其實不習慣與人同床,從很小就是自己一個人睡,他人的呼吸會讓她神經緊張。但瑞秋正好相反,她生長在身體界線模糊的大家庭,即使到了韋恩家也偶爾會爬上布魯斯的床,儘管那怎麼想都不對。自從她們交往後瑞秋更變本加厲地纏著她,或許可以稱為訓練或馴養,但有時候潔西卡只覺得瑞秋是在消磨她的神經。

    無論如何,現在她已經可以平靜的面對這樣的早晨,甚至享受對方的碰觸。環在腰間的手臂、貼在背上的胸部,和繞在頸項間的呼吸,瑞秋的身體像嬌柔的花一樣軟綿綿的。但也只有她放鬆時會給人這樣的錯覺,通常她更像蛇,柔軟,卻有力,在溫順平和的外表下危險至極--可惜在布魯斯的規訓下她是被拔掉毒牙的,就算捕獲了獵物也無法致命。

    「小翅膀……」瑞秋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醒了過來,睡眼惺忪,嗓音膩得令潔西卡想起鬆餅上的楓糖,「你在想什麼?」她一邊說著,幾個輕吻落在潔西卡肩上。

    她翻身看著她,伸手撩了撩她的長髮。

    瑞秋彎起嘴角,又道:「過來。」她將雙手纏上潔西卡的脖子,腳則勾住了她的大腿。

    「再睡一下。」



--------

大姊和桶姊好棒好好吃(滿臉眼淚
大家快餵我、餵我!啊--(張大嘴

我真的有夠愛寫睡醒後起床前這個時間段ry都數不出來寫過幾次了到底wwwwwwwww

评论

热度(40)